催收工程欠款被恐嚇,妻子請連云港保鏢解圍

每到過年,每個人都有過難的感覺,我也一樣。我是一名水電工的小包工頭,這兩年一直在連云港地區承包一些私人的活路,給一些新房子安裝水電。由于我接觸的客戶素質是參差不齊的,所以有時候錢真的不好要。但不好要不代表不要,畢竟我下面還有幾位工友好吃飯,他們都是上有老下有小,他們需要我發錢來養活一家大小。碰到困難,得我這個老板頂著。

去年是一個特殊的年份,錢特別不好收,但一般的人都會給,除了極個別的一些混混真的太不要臉之外,很多客戶還是會給我錢的。凡事都有例外,當我收到一家公司的時候,對方的財務說老板去了澳門,過年不回來,要知道他們家的工程我花了半年時間才做完,有十萬左右的工程款沒有結算,他一句話說老板不在,就不給錢,這個不合常理。他說老板不在,我就打老板電話,老板說讓我找會計,會計讓我找老板,兩邊推來推去的,害的我不知所措。大概是看我要錢要的太煩,那個公司的會計居然無恥的找了混混來堵我的路,對我上下其手的,害的我苦不堪言又不好發作,怕過年被人打,無法給妻子兒女交代。

那段時間要錢要的身心俱疲,跑勞動部門了,勞動部門說我是私人接的,沒有合同,找不了他們。找公安局,公安局讓我找勞動局。我在無奈之下,向妻子吐槽,妻子這才想起要雇傭連云港保鏢,并在連云港的遠德私人保鏢公司真的就請了幾個保鏢一起去要錢。

這個社會有時候就是欺軟怕硬,自從我帶了連云港的私人保鏢去要錢,對方的會計那囂張的氣焰就平息了,一直說會給會給,這兩天就給,這個前后判若兩人的態度,讓我特別的摸不著頭腦,不過我的危機確實給解除了。


雇個連云港司機保鏢,不懼山高路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