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華保鏢,弱勢群體的守護盾牌

如果沒有在金華做生意遭遇搶劫的事情,也許我對金華保鏢的定位一直是富人的專利,因為我總覺得,那些人只有有錢人才能請得起,我們這些經濟不寬裕的人,對他們是望塵莫及。但是后來我才明白,這個世界上什么人都可能背叛你、傷害你,但他們不會,他們雖然也是我花錢雇來的,但最起碼,他們可以給我安全感,讓我不用再在金華混的一片狼藉。

社會給我的定位應該是弱勢群體吧,我沒有錢,沒有地位,沒有權利,連政府機關的親戚也沒有一個,當年我在金華打工,嫁給了金華人,后來對方家庭嫌棄我不會生兒子,非要和我離婚,還要我凈身出戶,我為什么就不能反擊呢?所以,當別人逼迫我的時候,要傷害我的時候,我覺得警察、家人都是浮云,我報警過,向當地派出所說過情況,他們說這些事情只能我個人解決,讓我上訴,我上訴了,因為沒有錢請律師被駁回,我還擔心自己的安危,在爭取房產和孩子的探視權時被對方打了好幾回,中國對家暴是沒有立法的,頂多進行一下教育,過后家暴照常進行,這就是中國女人的悲哀。

是,我在金華舉目無親,除了丈夫一家人之外,誰也不認識,所以我要爭取財產分配打異地官司是多么難,好在,我還是得到了金華保鏢的庇護,那個叫遠德安保服務有限公司的客服在聽了我的遭遇后,二話不說就給我最便宜的價格。

我用最后的貳萬元雇傭了保鏢,雖然后來我的官司勝訴得到了賠償,但是我還是只拿了很少的部分支付保鏢的酬金。在離開金華的那一刻,也就是我和保鏢雇傭關系結束的時候,我在離開時握緊他的手,跟他說了謝謝。


金華保鏢公司滿足各種安全防護需要